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白界限-> 第八十九章 寻证

第八十九章 寻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老沈被大庆拖进三队的门,看到脸色苍白没有人色的秦飞的时候,老沈立刻化身神医,几步就来到了秦飞面前,先是翻开眼皮看了看,又把了脉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指着三队的几个人,狠狠地喘了口气。

    “你们啊!没事,没事,别担心了,他这就是身体虚弱受了刺激昏过去了,他受伤还没好,怎么回来了?出了什么事儿了?”

    陆明三言两语说了下大致过程,老沈一听立马跳了起来,狠狠的敲了陆明头一下。

    “哎呦!沈老大,你这手劲儿!哎呦,疼死我了!”陆明死劲儿揉着被老沈都敲红的额头。

    “你们这帮,”老沈手指着三队的人转了一圈,“缺心眼啊!一个缺心眼也就算了,各个都缺心眼?啊?咱们这里谁不知道他和周易的关系,你们也不管青红皂白的就跟他说了!是怕他好的快了是不是?哼!我看你们就该打,你你,就说你呢陆明!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那现在怎么办啊?我们想拦也拦不住,我们……”陆明委屈的说道。

    “还委屈你啦?”老沈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陆明,“秦队不在都是你负责的,你就没想过他是不是受得了那个刺激?人死在面前就不说了,现在又知道他是连环案的嫌疑人,你问我怎么办,我问谁去啊?”

    老沈一直都是个整天笑呵呵的好好先生的脾气,谁都没见过他发火,今天这么一爆发,让门外经过的其他队的人都放轻了脚步。

    “算了,抬我那儿去吧,我给他挂点水,等他醒了再送他回医院去!”老沈叹了口气,指挥着几人把秦飞抬到了法医室,放到了旁边的一张床上。

    老沈小心翼翼的把秦飞伤口的纱布拆开,刀口已经开始愈合,但是由于刚才太过激动从医院回到刑警队,伤口被撕开了一点,周围有一些红肿。

    老沈又叹了口气,一边说着:“我这里都快变成诊所了。”一边给秦飞的伤口重新消毒上药包扎上。

    老沈直起腰,看着依旧脸色苍白皱着眉的秦飞摇摇头,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跟在后面的陆明几个人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定定的看着老沈忙活完又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向秦飞。

    “行了,都走吧,让他在我这里躺着吧!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别呆在这里碍事了!”老沈回头一看这帮人,拿着手上的解剖刀直接赶人。

    法医室安静了,老沈看了眼秦飞,又叹了口气,回头继续工作,二队这个杀人案还等着报告呢!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法医室的灯都打开了,莹白色的灯光加上法医正在解剖着尸体,显得法医室有点阴森森的。

    秦飞慢慢睁开眼睛,盯着法医室的天花板出神,他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闻着福尔马林的味道就知道了,但他没有动,眼睛都没眨一下。

    他想了很多事情,还想到了张启海。

    现在他非常理解张启海当初为什么会为了张申那么做了,因为张申是他唯一的亲弟弟。

    当时自己还曾经质问过他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如果换成今天的自己,如果周易没有死,他比别人先知道了真相,他会怎么做?

    他不敢肯

    定自己是不是会为了周易做出当初和张启海一样的选择,可这些现在想来又有什么意义,周易已经不在了,尽管他心里万分不愿意承认他已经死了。

    如果当初周荃先一步把证据摆在自己面前,自己真的会如自己所说的亲手为周易带上手铐吗?

    秦飞又把眼睛闭了起来,抬起右手挡在了眼睛上,没有什么如果了,因为所有的事情都不会重来一次,周易也不会死而复生。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意义了,而外界和上级还等着最后的结案报告。

    ……

    石锦楠不知道怎么回的京都,站在自家门口,深深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痛的额头,蓬托的事情要汇报,家里还有个人需要他回去好好的谈一谈,儿子又受伤了,另一个刚见过面就捧在手心里的孩子……没了……

    一身萧索的回到了家里,石锦楠心情沉重的迈一步都觉得累。

    他答应秦飞先不要告诉秦洋洋真相,可是,又能瞒多久?长痛不如短痛!

    石锦楠抬手推开了门,门里传来秦洋洋的声音:“你们爷俩还想瞒我多久……”

    ……

    陆明拿着几个饭盒走进了法医室,讨好的把其中几个放到老沈桌上,“沈老大,谢谢你照顾我们队长,这个可是大萍回家让她妈特意做的,专门给你做的,嘿嘿……”

    老沈正在消毒洗手,扭过头看了陆明一眼,无奈的笑了,“你们这帮猴崽子,现在知道讨好我了?以前也没见你们这么积极!”

    “哪里话,一直都这样,都这样!”陆明赶紧拍胸脯保证,“我们老大怎么样了?哎?老大你醒啦!”刚问完老沈,陆明一回头就看到已经坐了起来的秦飞。

    “这个是大萍回家特意让她妈妈熬得营养粥,你先吃一点吧!”陆明拿起一个饭盒走到秦飞面前。

    秦飞寒着脸看着陆明,把陆明看的有点发毛,微低下头问道:“老大!你怎么了?沈老大,我们老大这是怎么了?”

    老沈回头看了秦飞一眼,回头继续吃饭,“没事,秦队,醒了就不要赖在我这里了,外面都看着这里呢!”

    秦飞低眸看了眼饭盒,拿了过来,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粥很香,可秦飞吃在嘴里味同嚼蜡,但他还是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陆明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秦飞把一整盒粥都吃了下去也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秦飞把饭盒放到他手上才缓过神来。

    “老大!”陆明叫道,担心的语气让老沈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跟我走一趟。”秦飞语气很淡,但是听在陆明耳朵里,却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哎!好!”陆明把饭盒往老沈桌上一放,“沈老大,先放你这,回头过来拿!”话没说完,陆明已经追着秦飞跑出了法医室。

    “去哪儿?”陆明问坐在副驾驶上的秦飞。

    “周易家!”秦飞道。

    陆明咬了下嘴唇不再问,发动车子开出了刑警队。

    他知道,秦飞现在心里一定很难受,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秦飞,因为当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心里难受的程度也让他差点炸

    毛,更何况秦飞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周易家外面的巷子口,陆明跟在秦飞后面,穿过窄小的巷子,经过之前周易被人偷袭的地点,转了个弯,眼前出现了一扇锁着的大门。

    周易的家还如从前一样,周围的邻居依旧,没有谁过多的去关心这一家人家是不是搬走了,还会不会回来。

    试了试门锁,秦飞皱了下眉,周易家的钥匙他有,但是在家里,可是现在他就站在大门口,他没有心思回去拿钥匙。

    四下里看了看,秦飞弯腰捡起墙角的半块砖头,“哐哐”几下,就把大门的门锁砸坏了,看的陆明紧张的一个劲儿的往两边瞄帮他望风。

    推开门,不大的天井里,没有多少杂物,窗户底下放着两个咸菜坛子。

    用同样的方法,秦飞砸开了屋子的门锁。

    推开房门,打开灯,一股灰尘随着开门的气流四下飞舞。

    秦飞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熟悉的一切,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老大!我们……”陆明在后面小心的问道。

    “你这里我里面。”秦飞说完,就走到卧室门前推开了门。

    “啊?”陆明还没明白秦飞什么意思。

    “搜!找证据!”秦飞冷冷的说了一句,迈步走进了房间里。

    周易的房间很简洁,秦飞来过不止一次了,两张床靠着两边的墙,顶头一个大衣柜,旁边是个写字台一把椅子,写字台上面摆着一个电脑。

    一边靠墙有几盆花,但是都已经枯了。

    看着一目了然的房间,秦飞没有任何表情,先是看了看写字台上面和抽屉里的东西,又把床铺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最后,他的眼睛看向了大衣柜。

    衣柜里整整齐齐的挂着老头和周易的外套衬衫,旁边的格子里叠放着裤子,按照季节码的整整齐齐。

    衣柜底下两个抽屉里,摆着内衣和袜子。

    要找什么?秦飞自己都不清楚,他就是仔细的查看着每一件衣服。

    什么都没有,秦飞坐到老头的床上,看着这个有了年月的大衣柜,对开的柜门,旁边一个独门,下面右侧两个抽屉,左侧……

    左侧?秦飞猛地站了起来,却拉扯了一下伤口,可他只是用手摸了摸,眉头都没皱一下,蹲下身子看着大衣柜的左下角。

    他又打开柜门,抽屉在右边,左边只有一个装饰的玻璃画,那也就是说,大衣柜左下方这个地方是空的。

    秦飞试着敲了敲隔板,“咚咚”的声音显示里面的确是空的。

    隔板没有钉死,但是也撬不开,秦飞伸出胳膊仔细的在柜子里摸索,手指好像碰到一个凸起,他用力来回掰着,终于那个凸起被他向下按了下去,隔板立刻向上翘起一道缝隙。

    秦飞的手在发抖,呼吸也变得不稳定起来,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细密的虚汗。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颤抖的手还是反复了几次才把衣柜的隔板掀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啪”的一声重物摔倒的声音吓了陆明一跳,一无所获的他正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听到声音后立刻飞快的跨进了房间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澳门百家乐代理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网上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金沙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