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81 自顾不暇的年代

81 自顾不暇的年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当初德兰士瓦就是因为地处内陆,没有出海口,得不到外部支援,所以才被远征军活活逼死。

    如果罗克因循守旧,那么尼亚萨兰最终也会因为地处内陆,处处受制于人。

    所以不管葡属东非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罗克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从葡属东非获得一个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

    塞西尔·罗德斯估计是和罗克一样的思路,所以才会支持尧族人反抗葡萄牙人的统治,只可惜塞西尔·罗德斯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却没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天,不过不要紧,罗克和小斯会继承塞西尔·罗德斯的遗志,持续不断的给尧族人支持,打击葡萄牙人的殖民行为,为争取殖民地人民的独立自由而努力奋斗。

    “尧族人的实力怎么样?”罗克想知道,塞西尔·罗德斯做到了哪一步。

    “尧族人——实力还不错啊,他们的意志很顽强,也装备了一些步枪,部分人接受过现代军事训练。”小斯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说的好像和他没关系一样。

    罗克就意味深长的“哦”。

    小斯顿时就感觉脸有点发烧,还没等小斯解释,罗克就更进一步:“只是这种程度肯定还不够,还需要再加把劲——约翰内斯堡有很多远征军退役的祖鲁侦察兵,你说要是那些祖鲁侦察兵加入尧族,会发生什么?”

    小斯目瞪口呆,过了好半天才情不自禁感叹:“呵呵——洛克,怪不得我父亲这么看重你。”

    或许在无耻程度上,罗克和塞西尔·罗德斯才更像爷俩。

    一路披荆斩棘——

    这不是夸张,真的是披荆斩棘,很多时候前面根本没有路,到处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和原始森林,全靠向导和卫兵开路,罗克和小斯才能继续前进。

    一路上野生动物还多得很,鳄鱼、河马、非洲象、长颈鹿,还有剧毒无比的射毒眼镜蛇,一名向导就不慎被射毒眼镜蛇袭击,但是让罗克惊讶的是,这名向导在快速处理过伤口之后,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继续工作,这让罗克对尧族人的生存能力大为惊讶。

    “没想到?”小斯就习以为常。

    “没想到!”罗克正在习以为常中,估计过不了多久,罗克也能做到处惊不乱。

    “所以罗克,你得了解非洲人,这样你才不会排斥他们。”小斯现在对罗克也算是很了解了,所以知道罗克对非洲人的排斥态度。

    “不不不,塞西尔,这点优点,不足以抵消非洲人的缺点,非洲人处于弱势的时候,他们确实是人畜无害,但如果非洲人的人数达到一定程度——”罗克想向小斯描述下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话刚说了一半,罗克突然意识到,恐怕就算罗克描述的再详细,小斯也只会认为罗克是在危言耸听。

    1902年的人,根本不会理解,100年后的世界,“政治正确”到了怎么一种荒谬的程度。

    “继续啊,人数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会怎么样?”小斯还等着罗克的高论。

    这真不是讽刺,塞西尔·罗德斯病发前对小斯说的那段话,都已经有了点托孤的意思,所以,小斯现在绝对信任罗克。

    “人数多到一定程度后,他们会把全世界的粮食全部吃光的。”罗克一本正经的胡扯。

    小斯爆笑,在马背上东倒西歪,差点从马背上栽下来。

    好半天,小斯才平静下来,然后就真诚的向罗克道谢:“谢谢你洛克,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不用故意逗我笑。”

    罗克真不是故意的。

    罗克和小斯一行人算上护卫和向导有一百多人,携带的马匹超过300,整整一天,一百多人在葡属东非境内也只前进了不到一百公里,晚上,护卫在茂密的草原上清理出一片空地,撑起帐篷,营地周围再点上篝火,借着篝火烤点烧烤啥的,这也算是罗克难得的悠闲。

    鲜嫩的羊肉还没有烤好,前出探路的维克多就匆匆来报,罗克他们的宿营地在一个山腰,就在山的另一侧,有一支葡萄牙人的商队也正在休息。

    维克多是小斯的护卫队长,听完维克多的汇报,小斯微微点头。

    维克多不废话,嘿嘿笑着招呼三四十个护卫骑上马,离开营地仰长而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山对面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李德马上拎着枪站到罗克身边。

    罗克现在出门,肯定也不会孤身一人,身边随时都有十几名突击队员。

    “不用紧张,只是正常操作。”小斯还在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联想到刚才维克多汇报的商队,罗克探口气,示意李德不用担心。

    “不会出问题吗?”罗克真的很惊讶,这种事,一不小心就是国际纠纷。

    “有什么问题?”小斯冷笑,根本没把商队放在心上:“你知道我们南非公司的开拓队,每年会失踪多少人吗?”

    失踪?

    这又是啥情况。

    小斯不等罗克回答,主动竖起两根手指:“200,每年最少失踪200人,在非洲这种地方,失踪也就意味着尸骨无存,看到咱们营地周围的那些眼睛了吗?都是野生动物,一个大活人,半个小时就能给你吃的只剩个骨架,再过上三五天,骨头渣子都不剩——”

    看样子,小斯对这种黑吃黑绝对不陌生,不管是开拓队还是商队,离开城市都是要携带武器的,正常情况下,再强大的野生动物,也无法和装备现代武器的殖民开拓队对抗,所以,那些失踪的殖民开拓队员,大多都是这样消失的。

    一刻钟后,维克多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回来,走的时候是一个人一匹马,回来的时候最少一个人两匹马,多出来的马是怎么来的就不言而喻。

    山对面的商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罗克注意到维克多他们带回来的货物,有很多是沾着血的象牙,看样子也是刚取下来没多久。

    “如果我们不去袭击他们,那么他们说不定晚上就会来袭击我们,这里是非洲,不是文明世界——”小斯主动向罗克解释。

    “不用解释,塞西尔,我不是迂腐的老头子,当我们遇到威胁的时候,我们必须反击。”罗克并不迂腐,该反击的时候,罗克比谁都要心狠手辣,但是——

    从维克多他们带回来马匹看,山对面的商队最多二三十人,罗克并不认为他们有主动向这边发动袭击的胆量。

    毕竟,罗克这边的护卫有百余人,个个看上去都不好惹。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出发前,罗克特意到山对面去看了看。

    小斯说的没错,在非洲,真的不用毁尸灭迹,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会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罗克在几个已经燃为灰烬的火堆之间徘徊了很长时间,如果不是维克多一再确认,罗克绝对不相信这里几个小时前,躺着几十具尸体。

    接下来几天风平浪静,离开山区,沿途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前进的速度陡然加快,沿途依旧没有多少人类开发的痕迹,三天后,罗克一行人终于抵达尼亚萨兰境内的尼亚萨湖。

    尼亚萨湖是非洲第三大湖泊,南北长584公里,东西宽16至80公里,水域面积将近三万平方公里,湖内生长着200多种淡水鱼类,除南部外,三面山峦迭障,风景秀丽,湖水由四周14条常年有水的河流注入,湖水唯一出口是尚比西河的支流希雷(Shire)河,沿着希雷河,可以直接抵达印度洋。

    “尼亚萨湖的所有权现在还有争议,葡萄牙人主张他们拥有至少一部分尼亚萨湖的所有权,可笑的是我敢打赌,大部分葡属东非的葡萄牙人根本不知道尼亚萨湖在哪里,我父亲曾经想拥有尼亚萨湖全部的所有权,只可惜没能如愿,否则现在这里就全是你的了。”小斯有淡淡的遗憾,站在尼亚萨湖南岸,尼亚萨湖波光潋滟,优美静谧,确实是风景秀丽。

    “不着急,慢慢来。”罗克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葡萄牙人,别说尼亚萨湖,搞不好,整个葡属东非葡萄牙人都保不住。

    其实对尼亚萨湖有想法的不止是葡萄牙人,占领坦噶尼喀(坦桑尼亚)的德国人同样对尼亚萨湖垂涎不已,不过在1890年,大英帝国与德国之间签订了《赫里戈兰协约》,合约以书面形式确定,尼亚萨湖水面全部归尼亚萨兰所有,尼亚萨湖以北的领土归德国所有。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命令南非出兵德国在非洲的殖民地,坦噶尼喀遂成为英国殖民地,之后1963年坦噶尼喀独立,尼亚萨湖的归属权再次出现争议。

    有罗克在,这些争议应该都不会出现了,罗克才不会把好端端的一个湖分为几部分,又不能把湖水圈起来,这么大的一个湖,当然要全部属于尼亚萨兰才好。

    到了尼亚萨湖,就不需要再露营了,尼亚萨湖中有一个叫利科马的岛屿,岛屿虽然距离葡属东非更近,不到五公里,但是却属于尼亚萨兰所有,岛上有教堂和商栈,罗克一行人晚上就住在商栈里。

    利科马岛的面积还是挺大的,大约18平方公里左右,岛上土地很少,更多的是果露的岩石,因为土地贫瘠,岛上只有几户尼亚萨兰本地的尼格罗人,他们靠捕鱼为生,居住在岛的东南岸。

    “你不是不喜欢祖鲁人吗?要不要我帮你顺手清理掉?”小斯到了尼亚萨兰算是彻底放飞了,这里就是小斯的王国,尼亚萨兰所有本地土著,小斯都可以一言决生死。

    “不用那么暴力,让他们去坦噶尼喀就得了。”罗克虽然已经知道这年头祖鲁人的地位,但是终究还是做不到滥杀无辜。

    和白人对待祖鲁人的方式不同,罗克不需要祖鲁人的劳动力,所以罗克不会允许祖鲁人在尼亚萨兰境内定居。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罗克就要处理掉尼亚萨兰境内所有的祖鲁人,“处理”这个词语太残酷,罗克做不到。

    罗克可以把这些祖鲁人全部送到坦噶尼喀,同样缺少劳动力的德国人肯定会欢迎这些祖鲁人,或者罗克可以把尼亚萨兰境内的祖鲁人卖给葡属东非的葡萄牙种植园主,葡萄园种植园主一定会对罗克心存感激。

    要让罗克对祖鲁人痛下杀手,罗克实在是做不到,21世纪的祖鲁人确实可恶,但是20世纪初的祖鲁人不是,约翰内斯堡警察局有很多祖鲁裔警察,他们都表现良好,虽然还是不如华裔警察,但是比布尔裔警察好多了,说实话,罗克对这个时代的祖鲁人没有恶感,但是也没有好感,大家还是相安无事比较好。

    当然未来如果祖鲁人想找华人的麻烦,罗克也绝对不会客气,祖鲁人大多是畏威而不怀德,给他们点颜色,他们大概率会蹬鼻子上脸。

    “去坦噶尼喀,那还不如卖给葡萄牙人。”小斯的想法和罗克不谋而合。

    这个时代的祖鲁人,其实是被白人划入“财产”类别的,既然是财产,那就是可以转让的,所以胡佛那种人,干起贩卖人口的买卖,真的是没有丝毫心理障碍。

    小斯也没有,在小斯看来,尼亚萨兰的祖鲁人也是罗克的财产,所以听到罗克要把祖鲁人送往坦噶尼喀,小斯还是忍不住惋惜。

    “你想卖你去卖好了,卖的钱都归你。”罗克无所谓,不至于圣母到主动维护祖鲁人的利益。

    “哈哈,好办,维克多,过来,我给你找了个好生意。”小斯也看不上这点钱,不过维克多应该很喜欢。

    维克多正在钓鱼呢,听到小斯的呼唤,维克多马上乐颠颠的跑过来。

    听到小斯说完,维克多差点没乐疯,叫上几名护卫,拿着绳子牵着马就急匆匆而去。

    罗克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所以干脆回商栈睡觉。

    等罗克醒来的时候,西南方向隐约能看到几个烟柱,如果没错的话,那是维克多他们在焚烧尼格罗人的房子。

    罗克不问那几户尼格罗人的命运,这个年代就是这样,八国联军也在清国烧杀劫掠呢,谁又去怜悯清国的华人?

    还是自己管好自己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技巧 澳门金沙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攻略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皇宫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 澳门金沙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