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风从何处来-> 第一百二十七章 鉴定(三)

第一百二十七章 鉴定(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给肖婉紫送了宵夜后,颜昕伊要去开自己的车子,钟恪南却说:“上我的车吧,明天我送你上班。”

    “不用,你还是多睡一会儿。”颜昕伊不忍让他多奔波。

    “比起睡觉,我更想跟你多待一会儿。”钟恪南却坚持,他现在恨不能分分秒秒和她腻在一起,无奈两人工作都很忙,即便住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少得可怜。

    颜昕伊的唇边漾起了甜蜜的笑意。

    车子驶入地下车库停放好后,颜昕伊先下了车,车库很大,一片寂静,蓦然间,她听到不寻常的声响,像是高跟鞋踩在地上,清脆的声响在四周回荡,给人一种阴森森而凉飕飕的感觉。她回过头,只见一道白影闪过,消失在一整排圆柱的尽头。她飞跑过去,只有涂了绿漆的地面无限延展,空无一人。

    钟恪南追了过来,“又看到什么了?”

    “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她自嘲地笑了笑,“老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他低低一叹,“我找机会跟骆舒雯谈一谈,如果她真的跟踪我们,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也许是我出现幻觉了。”她嘴上这样说着,却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

    喝粥的时候,颜昕伊将晚上在叶家的经历详细对钟恪南说了。

    “车上果真检测出了血液反应,看来叶明超是孟艳秋男朋友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还是要看最后的DNA检测结果。”颜昕伊现在更在意的,是叶家在悉尼的Eastwood区有房子,“沈弘查到的恺撒大帝最后一次登录地点,是在悉尼的Eastwood区,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你追查到的黑客所在地,也是悉尼的Eastwood区,而且两者的时间挨得很近。我明天就让沈弘去查,在那个时间段,叶实忠或者胡曼是否在悉尼。”

    “但是那黑客是个顶尖高手。”钟恪南提出疑问,“叶实忠或者胡曼,有那样的能力吗?如果他们有那样的能力,为什么不亲自参与技术研发,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资源?”

    “也许他们有外援,又或者,故意深藏不露,只是躲在暗处操控全局。”颜昕伊分析,“假设黑客和凯撒大帝是同一个人,恺撒大帝身为犯罪诈骗集团的首领,自然会极力隐藏自己的身份,如果参与技术研发,岂不暴露了自己是计算机高手,留下隐患。所以,他选择隐藏真实面目,而戴上了恺撒大帝的面具。”

    “那么一个大集团,明明可以走正道赚大钱,何必干那种让人唾弃的骗子勾当。”钟恪南难以理解。

    “走正道不如邪道挣钱容易。”颜昕伊转动着眼珠,“万一正道赚不到钱,甚至亏钱,为了维持生计,就只能走邪道了。”

    钟恪南微蹙着眉头,倏然间有些明白了,“我去查一下风正集团的财务状况。”

    颜昕伊双手托腮望着他,作出一股调皮状,“你打算怎么查,走正道还是邪道?”

    钟恪南的嘴边浮起深沉而含蓄的微笑,“我只能说,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查。”

    颜昕伊也含蓄地笑了。

    肖婉紫的DNA比对结果出来了,叶实忠的劳斯莱斯轿车内残留的血迹,与孟艳秋的一致。

    孟艳秋是连环杀人案的关键人物,这一结果令专案组的人大感振奋。

    “昕伊姐,你太牛了。”还未完全伤愈就急着来上班的牟淞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叶明超的身高和体形特征,与贺伯年前辈的脚印鉴定结果完全相符,还有你的画像说的,注重自己的外表形象,特别是在一些重大的场合衣着出众、品味不凡,喜欢引人注目,表现欲强之类的,和叶明超这样的富二代都非常吻合,我看他就是那个指使Linda的幕后黑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DNA比对结果,只能证明,孟艳秋失踪当晚,是叶明超带走了孟艳秋。其它的,现在都还不好下结论。”卢睿刚却泼了冷水,“使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也不能被采纳,我去申请搜查证,再光明正大去一趟叶家。”

    石天霖、宋景彦等专案组人员去了叶家别墅,当他们说明怀疑孟艳秋失踪当晚,是叶明超用那辆劳斯莱斯轿车带走她,要对车辆内部进行检测后,叶明超的神色十分平静。

    “没错,那晚是我带走了艳秋。”他主动承认。

    “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告诉警方?”宋景彦质问。

    “这是私事,为什么要告诉警方?”叶明超反问。

    “私事?”宋景彦提高了音量,“三个多月前,孟艳秋的闺蜜发现她失踪报案,警方根据现场的出血量判断人可能已经死亡,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已经是重大案件了,你居然说是私事?而且你故意隐瞒和孟艳秋的关系,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对不起,我只是不希望艳秋受到任何打扰,也希望她的隐私能得到保护。”叶明超语气诚恳,“至于隐瞒和艳秋的关系,我是有苦衷的,和她交往的时候,我暂时还没有能力说服家人接受她,只能先发展地下关系。她出事后,我更加不能让家里人知道了。尤其是我的母亲,如果她知道,会闹翻了天。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艳秋就在那里,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孟艳秋没死?”宋景彦异常惊讶。

    “是的,她还活着,但是……”叶明超的目光倏然黯淡,“你们去了就明白了。”

    叶明超带他们去了一套他个人购置的公寓,颜昕伊也赶到了那里。有个中年女人正在打扫卫生,看到这么多人十分愕然,叶明超介绍那是她请来专门照料孟艳秋的护工。众人走进公寓的卧室,都呆住了,一个年轻女孩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虽然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毫无生气,但是干净清爽,沉睡的容颜美丽依旧,可见得到了精心的照料。

    “那天早上,艳秋给我打过电话,应该是想跟我说她被骗的事情,但是我一整天在开会,把手机调了静音,等我看到来电显示回拨过去,她却一直没有接听。到了晚上接近8点,我终于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叶明超竭力克制着激越的情绪,好一会儿,才继续讲述,“她说她上了骗子的当,想去讨回公道,却被他们糟蹋。她觉得自己肮脏不堪,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给我打电话,是要和我做最后的告别。”

    室内的空气是沉重而凝肃的,叶明超走到窗前,仰起头,凝视着窗外夜空中的寒星,“艳秋挂断电话后,我马上赶到别墅,但还是迟了。她已经割腕自尽,倒在血泊中。我紧急把她送到我的私人医生那里抢救,最后命是保住了,但是失血过多,成了植物人。那段时间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守在她身旁,给她讲我们相识相爱的过往幸福点滴,只要不停地跟她讲话,我就觉得生活还充满了希望。但是,无论我怎么呼唤,怎么和她交流,都唤不醒她。我只能找个地方让她静养,让她得到最好的照料,不管多少年,我都会负责到底。至于出现奇迹,我已经不敢奢望了。尽人事,听天命。”

    “你恨那些糟蹋孟艳秋的人,所以处心积虑为她报仇?”宋景彦的问话,打破了这令人伤感的氛围。

    “我连是什么人都不清楚,怎么可能为她报仇。”叶明超转过身来,慢慢走到床边坐下,执起孟艳秋的一只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那晚我问过她,但她什么也不肯说,她求我不要报警,更不要声张,让她维持最后的尊严,我只能遵从她的意愿。再说了,杀人犯法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去做。”

    “你认识黎雪梅吗?”颜昕伊试探性地问。

    叶明超摇摇头,“不认识。”

    “那么,Linda呢,一个从悉尼来的女人?”颜昕伊紧接着又问。

    叶明超依旧摇头,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孟艳秋的脸上。

    颜昕伊提出,她想和叶明超单独说几句话。石天霖同意了,于是其他人暂时先撤出了房间。

    “你既然这么爱孟艳秋,为什么要接近我?”颜昕伊直白询问。

    “这并不矛盾。”叶明超转过头来,直视颜昕伊,他的眼里有泪光闪动,“过去,我一直在努力,想要兑现对艳秋的承诺,但她出事后,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泡影,我和她之间,已经再无可能了。我承认,我还爱着艳秋,但我是个现实的人,不会一直活在过去。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深深吸引,你的眼睛和艳秋一样,充满了灵性,性格也和让她一样,温暖率真,我甚至觉得,是老天爷可怜我,才把你送到我的身边。”

    颜昕伊用探索的眼光研究她,想发掘出他内心深处的东西,“是把我当做孟艳秋的替代品?”

澳门百家乐网站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门百家乐攻略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论坛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在线玩百家乐 澳门皇宫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代理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代理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