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五零当军嫂-> 第610章 师承一门?

第610章 师承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多了,侯殿奎也懒得说了,一把年纪了,怎么光长岁数不长脑子。

    楚老三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就是这个人性子直爽,没那么多弯弯绕,但凡有点数,也不至于让人给骗到这么一个兔不拉屎的地方。

    楚老三现在后悔也晚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还好没造成什么坏的后果,希望家里的人在得到消息之后,能尽快过来救他们。

    江乔采完药之后,就开始给楚老三这个金孙子治病,说起来,这个年轻人也挺可怜的,父母没了,家里就剩这么一个爷爷,祖孙俩个相依为命的,不过遇到这么一个脑子拎不清的糊涂爷爷,也够这年轻人受的。

    楚家宝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他爷爷怎么到最后,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人给他看病,这姑娘比他还小呢,就算会些医术,也赶不上那些老大夫。

    跟他们一起来的那几个也都看不明白,这个姑娘能看懂?他自认不是小瞧别人的人。

    江乔当然看到对方瞅她的那个眼神了。

    “你有怀疑也正常,不过等治完了,你再发表意见也不迟。你们几个在外面守着吧,别让人喧哗,我现在要扎针,我配好的那些药,找人赶紧的熬了”

    江乔仔细的嘱咐了一遍这药怎么熬之后,赶紧的清场。

    侯殿奎就坐在门口守着,楚老三还不放心呢,他留在这里守着,只是让侄孙子去看药。

    “抓紧时间,你们弟弟还等着用药呢,别给熬糊了。”

    屋外面,楚老三背着手满地的转悠。

    虽然相信江乔的医术,可是,那里面是他的亲孙子,比他自己还要宝贝呢,他是怕有一个闪失。

    侯殿奎看不上他这样“行了,你能在地上随便转悠,心里还没一点数啊,换一个人试试,早就内力受伤,躺在炕上起不来了,换一个人试试,你觉得可能吗?

    所以,你塌下心来,慢慢等着,要是坐不住,你赶紧的给你孙子借浴桶去,治疗完了,不是要做药浴吗,省得转悠我脑子疼。”

    楚老三一拍脑袋,“是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得赶紧的去找人借东西去。”

    也幸亏楚老三在这段时间没祸害寨子里的人,所以,他出去借东西,还真的不费劲。

    宋树田这边审问完了,顺便询问了一下上边的意见,毕竟楚家老三和楚家子孙在这边,楚家是什么情况,他多少了解一些。

    江瑾瑜这边回话就是这人让他暂时先看管两天,好好照顾,等他命令。

    江乔这边到了晚上把楚家宝身上的毒彻底的给解了,都不用楚老三询问,楚家宝自己都能感觉浑身都轻松而且也有力气。

    “爷爷,我感觉现在非常的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你看看,我不发烧了,也不咳嗦了。”

    老头不放心啊,仔细的询问了一下宝贝孙子的感受,他虽然不会把脉,但是,他可以找人算啊,这不拉着孙子去找侯殿奎,让他给孙子起了一卦。

    “呵呵,放心,你孙子已经过去了这个坎,不是早夭之相,最少能活到八十岁,因祸得福了。”

    楚老三兴奋的抱着侯殿奎使劲的捶了两下,然后脸部趴在侯殿奎的肩膀上,无声的耸动着。

    侯殿奎叹口气,抱着楚老三拍拍“兄弟,这是好事,咱们该开心才是,孩子以后没事了,平平安安的,你也能放心了,即便真有一天下去了,你也能面对你儿子和儿媳妇了。”

    楚老三擦擦眼泪,长吁短叹道:“兄弟啊,你是不知道啊,就为了我孙子这个身体,我儿子和儿媳妇夫妻俩个当年就一直后悔,没照顾好孩子,谁能想到,最终这两个孩子还没活过我这个老头子。

    我为啥跑到这里,那是看对方有本事,能研究药啊,我才想着带孩子过来,也就答应帮忙来着。

    没想到,竟然帮错了人,你说这事闹的,差点把兄弟你给当成坏人了。”

    侯殿奎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咱们俩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好了,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说话,孩子休息了吧?”

    楚老三点点头“孩子累了,已经睡了,我真的应该好好的谢谢江乔这个孩子,她救的不仅仅是我们楚家孙子这么简单,那可是我们三房唯一的血脉。

    我也知道,这丫头收的钱并不多,说真的,光是药材,都不止这个价钱,还是这孩子心善。”

    楚老三性子直爽,可不代表他没见识,熬药的时候,他过去看了,那里面的药材都有好几十种呢,不仅仅是人参和灵芝那么简单,江乔那孩子是要少了,这要是放在以前,就这病,没有千金,谁给治?

    侯殿奎接下来的话那是直接奔重点“兄弟,能问一句,你儿子和儿媳妇中的毒究竟是谁下的,你心里有谱没?”

    楚老三摇摇头“暂时我还没搞清楚,等出去了,我就让人查,我就不信查不清楚,冲我儿子和孙子下毒手,无非就是想从我手里得到他们想要的,我能有什么,估计钱人家不在乎,唯一在乎的,恐怕就是我这一身的本事了。”

    侯殿奎话题一转,接着就询问起楚老三这一身的本事究竟是跟谁学的,按说,楚家在这一方面算不上擅长。

    说起这事,楚老三还觉得纳闷呢“按说,我布的阵法,还没遇到过有人能解开呢,你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咱们俩个是师承一脉?”

    这事,侯殿奎也在怀疑呢“我看着,你这阵法,好像跟我学的有些相似,但是有些不同,我也没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师父,就一个人,我是他收养的孩子,而且老人家已经去世了,根本就没跟我说起师门的事,所以,我就想知道你这师门究竟是怎么回事,咱们俩个是不是一脉传承?”

    说起自己的师门,楚老三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说起来,也不能算是师门,我没真正的拜过师,而且他们家也轻易不教徒弟。

    我之所以能跟他们家学,那也是因为当年他们家的人欠我们家老爷子一个大人情,我爹觉得我这个人性子急躁,就想让我学这个磨磨我的性子,这不,就跟对方说了。

    不过人家说了,不收徒弟,可以教我,学到什么程度,就看我的天分了。

    其实当初他们说我学这个没天分,我还就不信,教我的,我慢慢消化,不教我的,我就找书学。

    所以,弄到后来就痴迷了,就因为这个才造成了家里就一个儿子,唉,现在想来,学这个东西干嘛,还不如多生几个孩子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真人百家乐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国际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