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一品道门->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兄弟反目,玄奘魔障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兄弟反目,玄奘魔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张百仁不是傻子,这道人出现的如此诡异,却又如此恰巧,不是南华真人法身,还能是那个?

    世间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这边张角刚刚说完南华真人追杀他,那边一转眼就来了一位青衣道人。

    虽然看不穿其肉身躯壳下的灵魂,但张百仁却可以不断去试探他。

    “开眼到不必,本都督尚有要事处理,哪里有时间给开眼!此等至宝,不可轻易示于人前!”张百仁摇摇头,拒绝了青衣道人的话语,一双眼睛看向东海方向,下一刻口中念咒,袖子里有毫光飞出,刹那间没入东海之中。

    冥冥之中,伴随定海神珠的坠落,东海龙王、龟丞相、无数海族俱都纷纷悚然一惊,只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层枷锁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当年定海神针落下的感觉,又一次浮现。

    “丞相!”敖广惊得猛然站起身。

    “莫要急!”龟丞相手中一颗圆珠闪烁着莹莹光泽,一双眼睛看向身前圆珠,嘴角微微翘起,其上张百仁动作显露一清二楚。

    “张百仁!居然是这狗贼在捣鬼!”东海龙王怒气冲霄:“此瞭在我海水中做手脚,咱们冲出去与他拼了,给他一个教训!”

    “莫要冲动!”龟丞相拦住了东海龙王动作:“龙祖复活是大,只要烛龙复活,灭杀此瞭不过弹指之间而已。区区桎梏,弹指便可破除。若不叫这定海神珠落下,他怎么会放心四海,目光从四海身上移开?我四海怎么有机会在天下大局上做手脚?”

    东海投下定海神珠,张百仁扫了那青衣道人一眼,然后转身向其余三海的方向飞去。

    “混账,简直是该死!”

    瞧见张百仁远去的背影,青衣人顿时面色阴沉,双目内满是杀机:“这厮就一搅屎棍,老祖我势必与你不能干休!咱们不可甘休!”

    说完话青衣人犹自觉得不解气,化作流光在山林间乱撞,不断击碎沿途山石峭壁。

    为什么不一剑斩了南华真人的法身?

    一只蝼蚁而已,现如今南华神祗已经不被其放在眼中,与其暗中不断搞小动作,倒不如放在明面上来的妥当。

    而且只是一具法身而已,即便斩了,也伤不得南华真人根本,顶多是费点心思在斩出一尊算了。

    弹指间其余三海相继有定海神珠投下,冥冥中一股气机交织,四海定海神珠交相呼应,冥冥中化作一尊大阵,然后定海神珠分解,就此融入大海内不见了踪迹。

    东海中

    龟丞相面色一变,手掌忍不住轻轻一抖:“麻烦大了!”

    确实是麻烦大了!

    定海神珠竟然与大海融为一体,岂不是大麻烦?

    投落定海神珠,张百仁正要返回涿郡,研究如何支援阴曹,却见天边佛光缭绕,挡住了张百仁去路。

    “玄奘!”

    瞧见来人,张百仁不由得面色一变。

    “张百仁!”玄奘话语里满是凝重、抑郁、怒火。

    “你不在长安城主持大局,来寻我有何事?”张百仁瞧着玄奘,心中一沉。

    “这事咱们没完!你自己非要跨入天人大道,为何偏偏还要连累到母亲?”玄奘的目光失去了往日平和,一双眼睛里满是悔恨、懊恼还有冲霄的怒火。

    张百仁嘴唇动动,想要开口辩解,但却说不出来。

    “你说话啊!”玄奘怒视着张百仁:“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哪里有什么解释?做了就是做了,我张百仁绝不会辩解!”张百仁眉头皱起,面显痛苦之色。

    张母舍身成仁,是张百义的遗憾,又何尝不是他张百仁的遗憾?

    往事不可追忆,仅此而已!

    张母魂飞魄散,他如何与玄奘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不解释!

    “无法解释?呵呵!”玄奘眼眶含泪:“娘!为什么连恕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为什么!!!”

    “百义,你莫要伤心,你纵使有千般错,娘也绝不会怪你的!”瞧见落泪的玄奘,张百仁忍不住开口安慰。

    “你住口!你虽然助我成道,但却害死了娘,害我道心无法圆满!咱们日后没完,以后我佛门与你势不两立!”玄奘话语说完身化流光远去,留下张百仁一个人站在山巅不语。

    “对不住!”许久后张百仁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张母舍身成仁,在其预料之外,他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甚至于他早就知晓,玄奘一直在暗中推演张母下落,欲要寻找张母的踪迹来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过错。

    可惜

    物是人非,张母并没有留给玄奘弥补的机会!

    虚空神光扭曲,观自在出现在张百仁身前,一双眼睛看着其眉心处的金砂,露出一抹羡慕:

    “恭喜你!”

    “有何喜?没看到我如今焦头烂额吗?”张百仁看向观自在:“兄弟反目成仇的戏码,不曾想如今竟然出现在了我身上。”

    “你没有错,那是你母亲自愿的!”观自在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

    “我错了!若非我踏入天人大道,母亲也不会死去!”张百仁叹息一声:“我对不住百义!”

    张母是张百义心中的缺憾,只怕其日后道心无法圆满,修行之路多磨多难。

    “哈哈哈,好一副感人心肺的戏码,到叫老祖我看了一出好戏!”黑光流转,大自在天子出现在张百仁不远处。

    “是你!”瞧着大自在天子,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这大自在天子见缝插针,怎么哪里都有他!

    “不错,是我!”大自在天子笑眯眯的道:“求我,你若肯求我,我就放过他一马!”

    “原来是你在作怪!”张百仁周身杀机凝为实质。

    “你错了,不是我在作怪,是其身上先有心魔而后有我。他乃是真正高僧,有佛光护体心性大觉,我若想操控其身形何其难也?是他自己诞生了心魔,然后才吸引我附身!”大自在天子得意一笑:“求我,只要你肯求我,我便放他一马。否则若是迟了,七七四十九日过后,老祖我在其灵根内种下种子,就算是我也无法控制日后的结果!”

    张百仁默然,一旦种下心魔种子,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要么恍然大悟,一朝立地证就佛陀,心性圆满。要么便永生永世被心魔困扰,日后无法超脱。

    “怎么,为了你这天下第一人的面子,连自己弟弟的前程都不顾了么?那可是你亲兄弟,都不值得你低下头认个错?”大自在天子笑眯眯的道。

    “不可!天魔狡诈,素来都是言而无信之辈,你纵使真的在其面前低头,他也不过是戏耍你、折辱你罢了!”观自在连忙开口阻止:“你此生从未向人低头,切莫中了此瞭诡计,一旦低头便会被其所趁,在心中寄托魔障。”

    张百仁闻言默然,一边大自在天子冷然一笑:“呵呵,不肯低头?真不知你这所谓天下第一人的名头,与你弟弟前程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百仁!”观自在拽着张百仁衣袖。

    “我已经对不住母亲!”张百仁低下头:“母亲生前最大的遗憾便是弟弟,我不能叫母亲失望!”

    “对不起!”张百仁这话是冲着大自在天子说的。

    “你……”观自在闻言指着张百仁,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哈哈哈,哈哈哈!晚了!”大自在天子冷然一笑:“本座现在改主意了,除非是你肯叫我在你心中种下魔障,我才肯放了张百义!”

    “我心性圆满,更有慧剑护体,你若能在我身上种下魔障,尽管动手就是!”张百仁只是淡然一笑。

    “呜嗷~”

    下一刻大自在天子周身无数黑影冲霄,猛然向张百仁扑来,一边观自在周身佛光流转,正要施法镇压大自在天子,却被张百仁一把扣住手腕:“叫他施法!”

    眉心处一点金砂神光流转,不朽意境护持其周身,所有天魔靠近其周身三尺,已经尽数为神光消融,化作了养分。

    “你的条件我做到了,现在该你实现诺言了!”张百仁不动如山的看着大自在天子。

    “该死的金身!你竟然领悟出了不朽之力!”大自在天子面色难看至极,怒火冲霄破口大骂道:“你是猪吗?就连‘魔’的话你都信,真不知你是怎么修炼到这般境界的,我跟你讲,这件事咱们没完!”

    “嗡~”

    一道电光犹如白驹过隙,刹那间浮现于天地间,中土神州为之凝固,时光似乎被那杀机冻结。

    “咔嚓!”

    九州结界摇摇欲坠,散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你竟然敢在神州动用诛仙剑!你不怕九州结界破碎!”大自在天子脸上笑容凝固,低下头看着法则之光流转的诛仙剑,直接洞穿了自家胸口,一道黑色魔影自诛仙剑内咆哮而出,扑入了大自在天子体内,不断吞噬着大自在天子的本源。

    “我知道你根本就是在诓我,只是我却犹若是抓到了水中救命稻草,总忍不住想要试一试!”张百仁低垂下头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赌场百家乐 在线玩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网上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现场百家乐